【我的三个人的世界】作者:不详
>
 我的三个人的世界她的网名叫心宁芳婧,是在QQ里刚认识不久的朋友。其 实我在QQ中聊天是打发无聊的时间的,也没有别的意思。她刚加我的时候,是 很含蓄的,偶尔抱怨几声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外,别的就没有了。可后来慢慢的熟 悉了,她开始骂她的老公没有良心了。
 
  我觉得有意思,开始问她怎么了?她开始娓娓道来,原来她三十五岁,孩子 十二岁。她和老公一起起五更爬半夜的营造一个公司,现在有钱了,她的老公就 学坏了,在外面养起了小三,又一次还让她堵个正着。她满腹怨气的说:要不是 为了孩子,早就和他离婚了。但我最感兴趣的话,是她哀怨着说:我真不甘心, 这一辈子就守着这一个男人。
 
  我见她这样说,就问:你没有和别的男人睡过觉?她说:这是我最遗憾的事 儿。我开始进入她的空间看她的相册,这就是一个熟妇,四方大脸,眼睛挺大的 ,嘴唇有点像香港演员苏琪,挺厚的。看全身的照片,是属于人高马大的女子, 估计体重不下于一百三十斤,有些偏胖,但不失情色的女人。
 
  我劝她要保住自己的家庭,要好好的对待老公,迟早老公会回心转意的。她 说:我是很珍惜这段感情的,可他不珍惜。我又劝了几句,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 话。她说:我现在就是觉得对不起自己,没有享受着别的男人给的快乐。我一见 有门,随口说:明天我们见面好吗?她说:可以。我说:请你吃饭。她说:不, 我请你。
 
  第二天,我们在如约饭店门口见面。她没有照片上漂亮,但眼睛是真实的, 嘴唇很厚,说话嗓门很大,头发也很凌乱,但体型和照片上相符,身高在一米七 左右。穿着一条八成新的牛仔裤,把肥大的屁股兜的圆圆的,腿也很粗壮。心里 有些后悔,因为她还没有我老婆漂亮。但不管怎么样,这也是我没有尝到过的新 鲜玩意啊。
 
  进了饭店,我点了两道菜,她说不够吃,又点了两道菜。这时,我发现她不 仅很能吃,酒量也是我不及的。当然我没敢多喝,因为我喝多了,鸡巴是硬不起 来的。我们随便聊着天,她告诉我,这是第一次和别的男人单独在一起吃饭,有 些害怕。她真的有点浑身还有点发抖,一看就知道是良家妇女。话题很正常的又 聊到她的老公,她愤恨的说她老公是一个很自私的人,许他在外面沾花惹草,而 对她是非常严肃的,说如果她要是在外面给他戴绿帽子,就会劈了她。
 
  我笑着问:「你这样和我吃饭,你老公看到了能怎么样?」她说:「不会有 我好的,还有你也不会好的。」我笑着说:「那我还是不和你交往的好。」她说 :「没事的,不告诉他就是了。」我们又聊了一会,我话题一转,说:「我可以 成为你老公以外的男人吗?」她把头低下,说:「我有点怕,我这是第一次。」 我拍拍她的后背,说:「好了,跟我走,我开房了。」她浑身一震,哆嗦的更加 厉害,但还是点头。
 
  我算完账,拉着她,向电梯走去,她仍然哆嗦着跟在后面。到了九楼,我打 开房间的门,拉着她进屋,她略有挣扎,还是那句话:「我有点害怕。」但还是 跟着我进到了房间。我抱住她,亲了一个嘴儿,手捏着她肥大的屁股。她没有反 抗,但也没有回吻我,说:「我好像是在做梦。」我把她压倒在床上,亲着她, 说:「不是做梦,这一切都是真实的。」
 
  这回她有了回吻,两个舌头在一起缠绕着。我的手伸进衣服里,揉着巨大的 乳房,然后解开她的裤腰带,伸进去摸她的屁股。她一直哆嗦着,反反复复的一 句话:「我有点害怕。」我一边劝着她不要怕,一边脱她的裤子,她在哆嗦中配 合着。
 
  不一会,我就把她的裤子连同裤衩都脱了下去,我的手指直接插进她的阴道 ,她开始呻吟,流水。我开始脱自己的衣服,当我全光着身体的时候,她说:「 我好害怕,我们不要继续了吧。」可这时候,箭已经在弓弦上了,不得不发。我 说着:「只有这样,才是你最好报复你老公的办法啊。」这边跨过来,鸡巴直插 进去。她几乎哭着说:「老公,对不起你。」
 
  我上下翻飞着,一会亲嘴,一会吃奶子,一会搂屁股,一会摸着毛。不一会 ,她就高潮了。她仍然说:「我这就好像是做梦。」我没有射,仍然继续着。她 问我:「你没有射。」我说:「是,因为我想再给你一次叫床。」她问我:「能 吗?」我说:「可以的。」又是一阵抽插,她第二次高潮来了,比第一次还凶猛 。之后她说:「谢谢你。」
 
  我一边肏着她,一边说:「我还忘了一件事,就是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名 字。」她说:「我叫牛金芳。你呢?」我告诉了她我的名字,然后说:「我以后 叫你小芳,可以吗?」她点头。我说:「你以后就管我叫哥。」她点头「嗯」了 一声。这时,我有了射精的欲望,双手捧着她的脸,亲着她的嘴,把精子都射到 她那宽大的阴道里了。鸡巴在她的阴道里慢慢的软了下来,不知不觉的滑出阴道 。
 
  我从她身上下来,侧身搂着她,手在她的肥大的屁股上摸着,问:「好受吗 ?」她点头说:「你真厉害,让我两次。」我问:「你觉得你这样做值得吗?」 她说:「怎么不值得?我心里平衡了很多。」她的手攥住我的鸡巴,脸色微红的 说:「我这是第一次摸别的男人这里。」我亲着她的额头,问:「愿意摸吗?」 她点头,问:「这事儿让你老婆知道了,你怎么办?」我笑呵呵的说:「我不会 让她知道的。可你让你老公知道了,你怎么办?」她说:「我也和你一样,不会 让他知道的。」我们聊了好一会,等我鸡巴又硬了,再做一次,她才起身说:「 我要回去了,回家晚了他又要问了。」我也起身搂着她,揉着屁股说:「也好, 我们以后再联系。」她点着头答应了。
 
  之后的日子里,我们隔三差五的相聚,都要开房做爱。大约半年之后,她说 :「每次都要开房,这很费的,不如我买一个房子。」我心里暗叫苦,我就是一 个工人,哪有闲钱买房子。她明显的看出我的心思,笑着说:「看把你吓的这样 ,不用你花钱,我买。」我问:「你花钱,你老公能同意吗?」她笑着说:「我 自己有小仓库,他不知道。你就联系房子吧,但不要太贵,太贵了我也拿不起。 一个单间就行了,我只有三十万。」有了她的话,我心里暗喜,原来我找了一个 小富婆。
 
  不到一个星期,我看好了一个二手房,单间,有个餐厅,要价二十五万,我 硬生生的讲到二十万,这家等着钱用,也就妥协了。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,她 很高兴,于是我俩装着两口子来看房子,她也觉得很满意,当场成交。她很感激 我给讲到二十万,说剩下的钱好好的装修一下,让它变成我们的新房。
 
  装修是件很辛苦的活,都是我一直监工,她不能常来看,怕被她老公嫌疑, 打电话告诉我,我装成什么样她都会满意的。但我良心放的很正,即使是她的钱 ,我也精打细算,只花了五万就把房子装修好了。她听说还剩五万,就说要买家 具,床一定要买好的,还要亲自去。于是我俩去家具市场里,买了床,电视,桌 椅,还有炊具,雇人抬到楼上安置好。随后又去了商场,买了床上的用品,这一 下来,这五万也都花出去。
 
  房子装修好了,但我们暂时还住不进去,因为有味道,我们做爱仍然开房, 但每天我都要去新房打开窗户放味道。白天有时间,我要拿着房证去更名。可更 名必须本人到场,我给她打电话,她说她来不了,就写我的名字。然后她在电话 里警告我:「我告诉你,你不可以辜负我,我可是把什么都交给你了。」我笑着 说:「你放心,我不会辜负你的。」
 
 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,新房里的味道小了,我俩迫不及待的来到了新房。她显 得很兴奋,进来就要做爱,因为这段时间我们总是开房做爱,总是害怕有警察查 房,所以做爱也不踏实,现在有了自己的房间了,可以放心大胆的做了,所以她 显得异常的兴奋。
 
  我却很镇静的说:「我想给你一个惊喜。」她睁大了眼睛看着我,问:「什 么惊喜?」我从柜子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婚纱,说:「我想让你在当一次新娘, 并且是我的新娘。」她明显的很高兴,眼中噙着泪花,当着我的面脱去外套,穿 上了婚纱,我也穿上了西服。当我把「新郎」的标牌挂在我的胸前,把「新娘」 的标牌挂在她的胸前,泪水顺着脸流了下来,我问她怎么哭了,她说:「这是我 最幸福的一天。」我告诉她擦干眼泪,然后拿出相机放在架子上,要为我俩照个 结婚照。她亲着我,说:「老公,你想的真周到。」
 
  这一天的做爱的激情是最高的,我们换着各种姿势,各种方法。我将她浑身 上下亲吻着,当我亲到她的阴道的时候,她的肥大的屁股随着我舌头的节奏上下 动弹着。我把鸡巴指向她的脸的时候,她毫不犹豫的张开嘴含了进去,我竟然发 现她口交的能力很厉害,能把我的鸡巴都含进去而不恶心,真是女人中的精品啊 。做爱的时候,由于兴奋,她来了三次高潮。当我提出要射到她嘴里的时候,她 点头答应了,我还是第一次在一个女人深喉里射精,真的很爽。
 
  我们虽然有了新房,但晚上从不在这里住,毕竟她有家,我也有家。但自从 有了这个房子后,她很兴奋,几乎天天来和我做爱,我告诉她不要来的太勤了, 以免让她老公怀疑。果不其然,那天来电话说她老公有点怀疑了,为什么最近总 出去?还好,她说她知道老公和别的女人很闹心,逛逛商店散心。她老公恶狠狠 告诉她,如果给他戴绿帽子了,他会活活的劈了她,她说以后要小心。
 
  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们还是隔三差五的见面,每次她都很小心的注意老公跟 踪没有,弄的我都心里没有底。但毕竟还好,每次进入我们的新房,都不见她老 公跟踪。我们很自然的做爱,每次都要高潮,每次我都会问她报复老公的心里爽 吗?她都会说很爽。然后就像家里一样,做菜做饭,她炒菜的技艺还真好,不管 做什么我都喜欢吃。
 
  转眼我们相处一年多了。这天,我们做完爱,倒在床上,我看她有些忧心忡 忡的,就问:「你怎么今天好像不开心似的?」她想了一会,说:「我有一个姐 妹想见见你。」我说:「你把我们事儿告诉了她?」她点头,我说:「你怎么能 告诉她呢,你就不怕传出去让你老公知道。」她呵呵的笑了起来,说:「没事的 ,这是我最好的姐妹。」我说:「即使是最好的姐妹你也不能说啊,以后哪天不 好了,她还不得给说出去啊?」她嗤嗤的笑着说:「不会的,你放心吧。」 
  经过她一说,我才知道她这个姐妹的来历。原来牛金芳的这个姐妹名字叫夏 秋慧,她们俩的老公是把兄弟,合伙经营着买卖,所以两个人就认识了,人家两 个老公是最好的朋友,当然两个媳妇也是情投意合了,帮着家里的男人做买卖。 都说合伙做买卖不好,两家容易闹矛盾,但人两家从来没红过脸。可关键的是, 随着买卖做大了,这两个老公也开始花花心了,经常在外面嫖娼,还养起小三来 了。牛金芳在家里堵着过,所以就劝夏秋慧注意,果然也在家里堵个正着。夏秋 慧闹着要离婚,没想到老公特别不讲理,说要是离婚就杀了她全家,她很害怕, 只好委曲求全了。
 
  牛金芳和夏秋慧两个人经常私下谩骂老公无德,愤恨自己的命不好,找了一 个没有良心的丈夫。要说这两个女人也有意思,牛金芳是因为孩子才委曲求全的 ,而夏秋慧则是害怕老公杀她全家才委曲求全的,但不管怎么样都没有离婚。牛 金芳向夏秋慧表达了自己很委屈,没有第二个男人,说不定自己要找一个。夏秋 慧嗤嗤的笑了说:「要找也带上我一个,我也要给老公戴绿帽子。」牛金芳只当 是一句玩笑话。
 
  最近,夏秋慧发现牛金芳经常上街,到下午三点多才回来,心里犯嘀咕了, 又听老公说嫂子有点不正常,可能是外边有人了,夏秋慧就留心了。那天就偷偷 的问了牛金芳,牛金芳就坦诚的说了,是从QQ认识的。夏秋慧感叹一声,说自 己不会上QQ. 牛金芳说要教她,可学了一断时间,硬是没学会,很是丧气。 
  这天,夏秋慧回家,怎么也打不开家里的门,她知道屋里肯定有事,就使劲 砸门。过了好一会,门打开了,她老公将她抱住,一个年轻的女子就在她身边跑 了出去。夏秋慧这个气啊,大骂老公。老公嬉皮笑脸的说:「现在男人都是这样 ,不趁年轻玩几个女人,就白活了。」夏秋慧趴在床上嚎啕大哭。老公仍然是嬉 皮笑脸的说:「你放心秋惠,我在外面怎么玩,我也不会忘了你和孩子的,我还 是顾着家的,我们是结发夫妻啊。」夏秋慧气的要疯,说:「我以后也倒外面找 男人。」老公立刻板著脸说:「你敢找,我就杀了你全家。」夏秋慧知道老公说 到就能做到,吓的不敢说话了。
 
  可夏秋慧心里憋屈啊,怎么就许你男人找女人,就不许女人找男人吗?人家 小芳嫂子不就找了嘛。她打开QQ也想像牛金芳一样在网上找朋友,可惜她不会 打字,就是看到QQ上闪烁的小喇叭也不知道是什么,更不说加别人了,什么都 不会。不如找牛金芳,让她介绍一个男朋友,这样心里也能平衡。
 
  于是,夏秋慧找到了牛金芳,说了自己的想法。牛金芳手头上只有我这一个 男人,并没有其他的人。夏秋慧报复心切,突然说了句:「小芳嫂子,不如把你 的男人借我一回,我也要尝尝别的男人的滋味。」说完这句话,夏秋慧也觉得不 好,这不是和小芳嫂子挣男人嘛,脸一下就红了,说:「小芳嫂子,我没有和你 抢男人的意思,我都气的胡说八道了。」而这时候牛金芳想到的是,如果两个人 出来,家里的老公就不能怀疑了,于是说:「那我就带你见见他。」夏秋慧说: 「这样不好吧,那是你的男人啊。」牛金芳说:「我俩都不分你我,还说这么多 干什么,没事的,他又不是我亲老公。」夏秋慧仍然说着「这不好」的话,但心 里早已经动了邪念了。
 
  听了牛金芳这么一说,我的心中自然高兴,就是不知道这个夏秋慧长的什么 摸样。又合计是不是牛金芳在考验我?于是我搂住她,说:「小芳,我只爱你, 不会爱别人的。」牛金芳说:「你就当做一回好事不行吗?算我求你了。」既然 话都说到这里了,我也就顺应了。
 
  有过了三天,牛金芳给我打来电话,说在饭店里等我。我打辆出租车来到了 饭店,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牛金芳,身边坐着个女人,我走了过去。牛金芳介绍 着:「这是我和你说过的秋惠,这个你叫大哥吧。」秋惠站起来,从上到下的打 量着我,我也做了个同样的动作。伸出手,说:「你好。」秋惠也伸出手,说: 「你好。」两只手握在一起,她的手好柔软,还有些凉。我说:「你的手好凉啊 。」秋惠说:「没人疼,手就凉。」小芳笑呵呵的说:「这回大哥疼你。」我们 都笑了。
 
  吃饭的过程中,我大量着这个秋惠,她和牛金芳长的正好相反,消瘦的脸盘 ,眼睛不大,但挺有神的,嘴唇很薄,一笑就露出洁白的牙齿,长的属于中上等 。刚才她站起来后,我看到身高和牛金芳一样,也是在一米七左右。身体也很消 瘦,但胸前的两个奶子很大。吃完饭后,我故意走在后面,原来秋惠也穿着牛仔 裤,屁股没有牛金芳的大,但也兜了个溜圆,修长的双腿很笔直,我恨不能马上 和她做爱。
 
  出了门,我  要叫出租车,牛金芳笑着说:「不用,我们开着车来的。」 说着话,只见秋惠一按遥控器,那车灯就闪了两闪,秋惠打开车门坐在驾驶的位 子上,小芳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,我只能坐在后排。在小芳的指引下,我们的车 直奔我们那房子而去。
 
  进了屋,秋惠就被墙上我自拍的结婚照吸引住了,说:「哟,真像一个家啊 。」我和小芳都笑了。小芳就像家庭主妇一样,让座,倒茶,然后说:「你俩聊 着,我先出去买点东西。」秋惠说:「小芳嫂子,你别走。」小芳笑着说:「我 不走还在这看着吗?」秋惠一下就低下头了。小芳冲我挤了一下眼,让我上她的 意思,就出去了。
 
  屋里只剩下我和秋惠两个人了,她一直低着头,咬弄着嘴唇一句话也不说。 我搂着她的肩膀说:「我们上床吧。」她明显的吓一跳,身子没有动。我干脆把 她抱起来放在床上,双手握住她的双手,说:「来,让大哥给你捂手,我来疼你 。」她的脸一下就红了,但没有撤回手的反抗。捂了一会手,我就在衣服外,裤 子外摸奶子,摸屁股,她的小鼻子里轻轻的发出哼的声音,双眼也迷离了。 
  我大胆的解开她的衣扣,拽开衬衣,手直接伸到乳房罩里面摸奶子,真的好 大好软。她只是轻声的叫着:「别,别。」却没有反抗。我开始解开她的牛仔裤 ,手也伸到裤衩里。她双腿夹的很紧,嘴里说着:「不行,不行。」但我还是摸 到如洪水泛滥的阴道。弄了一会阴帝,我开始脱她的衣服,很快的就脱下去,两 个大奶子豁然弹出,我情不自禁的扑上去,用嘴含住。她叫着:「不要,不要。 」手却按住我的脑袋。我一边吃着奶子,一边脱她的裤子,她嘴里叫着:「不, 不。」但很配合,不一会就赤身裸体了。
 
  我开始脱自己的衣服、裤子,很快我也赤身裸体了。我没有直接插入,还是 亲热的摸着,亲着,她的舌头伸到我嘴里,两个舌头互相缠绕着。我的手伸到下 面,她的两条腿自然的分开了。我中指插进阴道里。我这时才发现,她也和牛金 芳第一次一样,浑身哆嗦着,就在我用鸡巴插里的时候,她也和牛金芳一样喊了 句:「老公,我对不起你了。」可能女人在外面找第一个男人都会这样喊吧。 
  我下面一边插着,双手在身上摸着,嘴亲这嘴,没过十分钟,她就来了高潮 了。她说:「我这是第一次和别的男人做这种事。」我笑着说:「你和你小芳嫂 子一样,说的话都是一样的。」她说:「小芳嫂子和你这样说?」我说:「是啊 。」又插了一会,她问:「你为什么还不射呢?」我说:「我想多玩一会。」她 说:「你快射吧,要不小芳嫂子回来了。」可我有了一个新的想法,就是不射。 
  从小芳离开大约一个小时了,其实在这一个小时里,我摸秋惠的时间比较多 ,再加上脱她的衣服的时间,我才刚刚肏了二十分钟,而这时,牛金芳回来了。 秋惠说:「你看你还没射,小芳嫂子回来了。」我说:「我就等着她呢。」秋惠 说:「等她干什么?」我说:「每次来我都要满足她的,今天不满足她,她会生 气的。」秋惠说:「那好,你们等我一会,我穿上衣服出去。」我说:「不用, 我俩在餐厅的沙发上做。」然后我亲了她一口,说:「你在门口看着点哦。」然 后,把鸡巴拔出来,就光着身子下床了。
 
  牛金芳见我这样出来,吓了一跳,说:「你怎么这样就出来了?」我把她手 中的青菜拿过来放在地上,说:「我怎么也要给你一回啊。」牛金芳问:「你刚 才没射?」我说:「我就等你呢。」牛金芳说:「可秋惠在屋里。」我说:「就 在沙发上。」顺手就把牛金芳按在沙发上,已经是老手了,她配合着我脱下衣服 裤子,就在沙发上做起爱来。抬头看时,那秋惠果然在门口开着一条小缝看着, 这时她已经穿上了衬衣。
 
  等牛金芳高潮过后,我没有像以前那样给她第二个高潮,把鸡巴从她阴道里 拿出来,说:「走进屋。」牛金芳说:「就这样进啊。」我笑着说:「是啊,反 正她都看到了。」牛金芳被我拉扯着走进屋里。这时,秋惠正好穿牛仔裤,我上 前拉住,说:「别啊,还要和你弄一回呢。」秋惠有小芳在一边,很忸怩,说: 「别这样,多不好意思。」我搂着秋惠说:「让我射你那里吧,你这里我还没有 射过。」牛金芳也说:「是啊,秋惠,你就让大哥射一回吧。」上前也帮着我脱 她的裤子。秋惠虽嘴上说:「不行,不行。」但没有反抗,衣服和裤子又重新脱 了下来。
 
  我扛起秋惠的两条腿,鸡巴在下面自己找着入口,可不用手把持不能肏进去 ,我说:「小芳,帮一下忙。」小芳脸红了一下,但还是把住我的鸡巴,给送进 了秋惠的阴道里。我在肏着秋惠,小芳在一边看着。我向小芳努了一下嘴,意思 是要亲嘴,小芳站起来,抱住我的头开始吻起来。不一会我有些累了,就爬到秋 惠的身上,顺手把小芳也拉倒,仍然和小芳亲嘴,手在小芳的身上乱摸。秋惠也 进入状态,也要和我亲嘴,小芳就把头靠拢来,和秋惠的嘴接近,这样我就可以 亲到两只嘴了。这真是太刺激了,我的精子开始迸发,那天我射的好多。
 
  有了这一次的做爱,我们三人经常玩三P ,每次我都是给两个弄出高潮来 ,才射精,但射入秋惠阴道里次数多,毕竟她是刚认识的。这两个女人隔三差五 的出来,就说散散心,那两个老公也不怀疑了,每次出来都问钱带够了没有,还 给两个找男人的老婆拿钱,两个女人暗自好笑。后来牛金芳偷偷的告诉我,她老 公就是让秋惠的老公带坏的,帮着她老公找女人,现在她必须帮着秋惠找男人, 这也是一种报复方法。
 
  过了一点时间,秋惠淫荡突显出来了,原来这个女人性欲比小芳强,每次都 是先上她。小芳比她大一岁,到也有姐姐样,也不计较。这天,秋惠看着墙上的 照片,说:「这里应该有我啊。」小芳说:「你俩照一张不就行了吗?」秋惠翘 起嘴说:「我们三个是一家的,为什么要我和他一起照,必须的是我们三人,老 公就在中间。」害得我又买了一套婚纱,给她穿上,小芳也穿上以前的婚纱,我 还是那套西装,拿出相机自拍,一张一个新郎两个新娘的照片就成了。但到复印 社洗这张照片的时候引起不少的非议,好歹我是到偏远的复印社洗的,要不这要 传开了,对我的名誉是有影响的。
 
  那天去照片的时候,秋惠和小芳开着车去的,复印社里的小姐都惊奇的看着 我们。也不顾许多了,拿着照片飞也似的离开了。回到家挂在墙上,果然蓬荜生 辉。为了这结婚照,小芳特意做了一桌的好饭菜,我们高高兴兴的吃了起来。小 芳这个人喜欢做菜,最讨厌就是收拾桌子。而秋惠不会做菜,但喜欢收拾屋子, 做到了互补。她们两个老公相聚的时候,也是小芳做菜,秋惠收拾桌面。在这个 家里,我有这两个女人,在小芳做饭的时候,我拿秋惠调情,等秋惠收拾桌面的 时候,我拿小芳开心,好不惬意。
 
  吃完了饭,我们挂上窗帘,开始做爱。我又想出来一个办法,让小芳倒下, 然后让秋惠倒在小芳的身上,两个人都不知道要干什么。等我弯下腰,用舌头从 小芳的阴道直接舔到秋惠的阴道时,两个人才恍然大悟,小芳呻吟着说:「哥, 你真会玩。」秋惠也说:「是,你真会玩。」舔了一会,我起来骑在她们的胸前 ,小芳马上明白我是要她们做口交,秋惠还没有做过。小芳一口含住我的鸡巴, 一下到根。做了一会,小芳把鸡巴吐出来,用手把着递给秋惠,说:「你也尝尝 。」秋惠看了看,也一口含了进去,可她不行,鸡巴进入深点,就恶心的要吐, 我说:「你就含着一半吧。」秋惠点头,真的含着一半,小芳一见还有一半在外 面,就凑过去用舌头舔。
 
  做爱开始,我跪在两人的大腿之间,手扶着鸡巴,插秋惠几下,再插小芳几 下,两个女人呻吟着。不一会秋惠哀求:「不要拔出来。」我知道她高潮来了, 我趴上去,亲着秋惠的嘴,下面使劲个动着。秋惠的高潮刚结束,也带来了小芳 的高潮,随后我也满足的小芳。然后,我慢慢玩这两个女人,一直到射精的时候 ,我是在秋惠阴道里先射的,最后到小芳的阴道里射了最后几下。打这以后,这 个动作成了我们的经典,时不时的就用这个动作做爱,有时候是秋惠在下面,小 芳在上面,但小芳在下面的时候多,因为她比秋惠胖。
 
  当秋惠得知这个房子是小芳花钱买的,也跃跃欲试,说自己也有私房钱,知 道我喜欢上网,花了一万多买了台电脑,我现在说这故事,就是秋惠买的。当知 道我有驾驶证的时候,秋惠又给我买辆车,不是什么好车,十五六万的那种。有 了这辆车好了,他俩每次出来,都开着秋惠的车,然后停在商店门口,然后偷偷 的从别的门溜出来,上我的车。就因为这辆车,我们还躲过去一次她们老公的跟 踪。
 
  一开始,两个女人经常出去,两个老公还没有怀疑,毕竟两个人作伴,不能 有什么乱子。可后来发现,这两个女人有些异常,平时看到他们领着女人都大呼 大叫的,现在视而不见了,怀疑是不是也有男人了?于是两个男人怀揣着刀,开 着车在后面跟着。就见两个女人把车停在商场的门口,就走进商场里,于是两个 老公就在外面看着车,看是不是两个女人带着两个男人上车,可他们哪里知道, 两个老婆已经坐我的车走了,就在他们辛辛苦苦的看着车辆的时候,我们正激情 的做爱呢。
 
  你说这男人有点傻,你跟踪就跟踪,你别说啊,可回家却漏了嘴。秋惠的老 公说:「你俩真行啊,在商场走一天,还什么都不买。」秋惠聪明,马上就明白 了被跟踪,随口说:「我要是和小芳嫂子在家,看到了你们和那狐狸精在一起, 你觉得好啊?」秋惠的老公连连说:「好的好的,只要你们溜达开心,我给你拿 钱。」小芳的老公也是这样说。我们三个都很庆幸有了这辆新车。但通过这件事 ,小芳和秋惠很注意自己的举动了。
 
  家里有了电脑,视野也开阔了,我们经常看着电脑下载的电影,按着里面三 P 的动作去做爱。我觉得我们三个人做爱比电影里的刺激。两个女人都觉着屁 股跪在床边,我站在地上,一会肏着小芳,一会肏肏秋惠,这就很刺激了。可小 芳的嘴喜欢说话,等我插进秋惠的阴道的时候,小芳会摸着秋惠的奶子说:「秋 惠,你挨肏了吧。」秋惠会撒娇的说:「哥,你肏她。」于是我就把鸡巴插进小 芳的阴道,秋惠笑着说:「你也挨肏了吧。」这样的例子很多,就不多说了。 
  最有情趣的是一次看到同性恋,两个女人69式的相互舔,秋惠好奇也要做 一下,小芳有些不情愿,我说:「就做一下让我看看。」小芳才答应,于是小芳 在下面,秋惠在上面,两个相互的舔着。我激情大发,拎着鸡巴上去直接插进秋 惠的阴道里。我叫着:「小芳,舔啊。」小芳说:「我舔呢。」而我没有感觉, 伸手下去摸时,真的摸到小芳的舌头。然后,两个人翻个,小芳在上,秋惠在下 。
 
  要说起口交,我喜欢小芳的,她的嘴唇厚,有性感,还能一口吞下鸡巴,我 能在深喉里射精。可秋惠不行,只能含着一半,但我还没有在她的嘴里射,总是 一种遗憾,而秋惠也是这样想的。终于那天,我在给完两个女人的高潮后,我提 出来要射秋惠嘴里一次,她欣然的接受了,我的鸡巴就在她的嘴里抽插着,她为 了防止插的太深了,用手握住一半,但巨大的鸡巴还是把她嘴巴子捅了一个包, 最后在嘴里成功的完成任务。
 
  说起乳交,秋惠做的比小芳好,因为秋惠的奶子比小芳的大,我骑在秋惠的 身上,她把两个乳房用手挤住,我的鸡巴就可以在奶子的中间抽插,会射她一脖 子。小芳的奶子小,根本就不能盖住我的鸡巴,她只好用手指盖住我的鸡巴,当 然我射的也很爽。肛交我们也做过,小芳的屁眼比秋惠的大,比较好进入,但秋 惠的屁眼很小,每次都要小芳在旁边给我鸡巴上摸香皂水才能进入。她俩说屁眼 和奶子,她俩老公是从来没有享受到的,我很幸运的。
 
  每次我们走进我们的房间,两个人都会一起过来和我亲嘴,我的手就会在两 个屁股上摸索,捏揉。她们会问:「今天用什么姿势啊。」我一般都是给她们送 过高潮的时候,才能想和她们怎么玩的。比如,秋惠撅着屁股要我肏,小芳会在 坐在一边,等我射的时候,我就拔出来直接插在小芳的嘴里射,然后第二天在这 样给秋惠。
 
  今天真倒霉,哪有这样巧的事啊,两个女人都来例假了。我是女人来例假从 不碰她们的。倒是秋惠想了一个主意,把我按在床上亲嘴,小芳则拔下我的裤子 ,用嘴给我含着鸡巴。这样也是一种享受,不一会也射了小芳的一嘴。
 
  好了,太累了,不写了。如果明天还有新鲜的做爱事情,再向狼友们汇报。 
               (待续)